海口美容仪价格联盟

女星带货能力大PK,谁才是真正的时尚icon?

微刊APP2018-11-14 12:47:29

微刊APP

用热点好文陪伴你❤

关注


文章转载自“镜像娱乐”(ID:jingxiangyule),已获授权。

作者: 梁嘉烈


近日,“星女郎”林允可谓频繁登上微博热搜,在曝光了“女明星机场照内幕”后,林允被一众网友大赞“耿直”、“真性情”。小编这才发现,现在的林允,早已不再是当初被群嘲的“费霞”了。但事实上,林允的“洗白”,并非由此次曝光开始,最初在小红书上带货时,她就开始圈粉了。


带货,简单理解就是公众人物对商品的带动和推广作用。提及女明星的带货历史,可以从“街拍女神”高圆圆谈起,虽然她现在已经淡出江湖,但是在明星消费力影响榜上,其依然是公务员最爱的带货明星。高圆圆之后,“谋女郎”出身的倪妮,也走上了“街拍女神”的路线。


虽然在“新四小花旦”中,倪妮的商业价值和国民热度都是最低的,但是得益于“时尚人设”的塑造和带货能力的突出,她的时尚资源和大牌代言并未差于杨幂、Angelababy以及刘诗诗,也算是成功“曲线救国”。



在国际奢侈品大牌开始向千禧一代的流量明星转移后,小花们都在拼尽全力向品牌“示好”,于是街拍秀和机场秀成了女明星厮杀的“重点战场”,因为这两者都是女明星带货的最佳场所。可以说,女明星的机场带货,最终目的就是牵手品牌。


在一众小花拼命立“时尚人设”时,有的女明星却将带货场所转移到了垂直社区小红书,林允就是其中之一,此外,小红书上热度较高的还有范冰冰和张雨绮。在小红书上带货的女明星们,也都有着自己的考量,比如林允的目的是赚取国民好感度,而张雨绮除了立住“真性情”人设外,或也有向品牌示好之意,而范冰冰则是在为自己的电商事业铺路。


女明星们的带货江湖,目的从不简单。


高圆圆扭转口碑、倪妮“曲线救国”

“时尚人设”成女明星杀手锏


谈起时尚女神和街拍女神,自然是绕不开高圆圆的,很多人称,高圆圆堪称街拍界的“祖师爷”。



但高圆圆在2010年刚开始进军时尚圈时,仍是典型的“时尚杀手”,被广为诟病,直到她遇到韩火火。在韩火火接管了高圆圆的造型团队后,她转瞬便成了“全中国最会拍照的姑娘”,凭借着简约大气的形象一跃成为“国民女神”,开始在各大国际时装周混得风生水起,并迅速在2012年拿下了轻奢品牌Longchamp的代言。


众所周知,高圆圆的巅峰期也不缺“黑历史”,“时尚人设”的成功塑造,无疑大力扭转了她的国民好感度。时至今日,高圆圆已经逐渐淡出江湖,但是在2017年的明星消费影响力排行榜上,她的穿搭LOOK依然是公务员的最爱,这不难看出她的带货影响力。


现如今,有个女明星用着和高圆圆相似的“套路”走向大众,她就是倪妮。带着“谋女郎”标签的倪妮,被各路媒体盛赞为“高级脸”、“街拍女王”,俨然要成为继高圆圆之后下一任“街拍女王”的存在。但实际上,倪妮在“新四小花旦”中是一个特殊的存在。



称倪妮特殊,是因为她的商业价值实际上远低于知名度。在第一财经周刊评选出的《2017年明星商业价值排行榜》上,杨幂、Angelababy、刘诗诗分别排第3名、第15名、第32名,而倪妮却仅排列在75名,甚至远落后于位于52名的高圆圆。


“新四小花旦”中,杨幂和刘诗诗专攻电视剧,Angelababy主攻综艺,而倪妮主攻电影。“谋女郎”的光坏,给了倪妮一个过高的起跑线,但在张艺谋的《金陵十三钗》之后,倪妮后续的《匆匆那年》《奇门遁甲》《悟空传》,不仅口碑扑街,也未有票房超过10亿之作,可见其票房号召力并不拔尖。


主攻电影圈,实际上正是倪妮和“新四小花旦”中其他三人的商业价值形成差距的主因。镜像娱乐曾在《王家卫、章子怡、汤唯堕落了?No!电影还在寒冬,电视剧却进入了黄金时代》一文中分析过,电影咖流向电视圈,原因之一就在于电视剧的国民度和曝光度高,更容易提升明星商业价值。


在CBNData发布的《2018年第一季度明星消费影响力人气榜》中,江疏影排名第四,这正是受《恋爱先生》《一路繁花相送》两部热播剧的带动。今年,倪妮搭档陈坤主演的《凰权》播出在即,倪妮转战电视圈,估计也是意识到了这一点。



同为“新四小花旦”,杨幂、Angelababy、刘诗诗微博粉丝数分别达到了8082万、8618万、3097万,而倪妮只有1948万,差距可见一斑。但即便如此,在时尚资源和大牌代言上,倪妮却并未落后太多。


这无疑得益于她“时尚人设”的塑造,虽然综合商业价值偏低,但是带货能力爆表,颇有几分“曲线救国”之意。在去年公布的《中国要客明星奢侈品带货指数》中,倪妮排名第10位,奢侈品带货指数达到73.88,带货爆款案例就是Gucci Osiride bag。估计也是受益于此,其在去年成为了Gucci亚太区眼睛形象大使。



带货并非终极目标

牵手品牌才是女明星机场厮杀要义


其实,努力塑造“时尚人设”的并非只有倪妮。不难看出,现在的机场已经成为了女明星的“秀场”,以及厮杀的“修罗场”,女明星机场照登上微博热搜可谓“家常便饭”。林允近日就在微博小号曝光了“女明星机场拗造型内幕”。



从最基础的角度来说,机场照有益于满足明星日常曝光度的刚需,立住自己的“时尚人设”,并发挥带货能力。在谈及明星机场时尚时,“带货”一词总被频繁提及,比如杨幂长年居高不下的商业价值和消费影响力背后,离不开其“带货一姐”的身份。但事实上,女明星塑造“时尚人设”的最终目的,并非带货,而是牵手品牌。



如果说,早些年六大蓝血高奢品牌在选择代言人上考量的是综合实力,比如李冰冰出演《生化危机5》之后进军好莱坞,才拿下了Gucci的全球代言人,而作为第一个在奥斯卡上唱歌的华人歌手,李玟也拿到过Chanel亚洲区代言人。但现在,奢侈品代言人的选择已经越来越偏向“流量”。


2017年,赵丽颖拿下Dior中国区品牌大使后,高奢向流量“低头”的议论声铺天盖袭来,其实赵丽颖并非第一人,早在Angelababy拿下Dior中国区品牌大使时,就曾引发巨大争议。Dior的CEO曾回应:“当我们与某人建立伙伴关系时,我们不着重她身后的粉丝数量和千禧一代受众,而是其优雅的魅力”。其实国民都很清楚,这句话反向理解才是真理。



不管品牌如何作答,高奢代言向流量小花倾斜已经成了常态。在有人嘲讽杨幂还停留在“58同城一姐”时,她转身已经拿下了雅诗兰黛亚太区代言人和Michael Kors全球代言人,而Angelababy是Dior中国区品牌大使,倪妮拿下了Gucci亚洲区眼镜大使,刘诗诗也是Chanel的中国彩妆区形象大使。


在与奢侈品达成合作的路上,小花们并不容易,即便奢侈品倾向于流量明星,小花们也得展现出相应的带货能力和“示好”。所以我们看到,杨幂的机场秀中,Michael Kors频繁出镜,Angelababy无论是活动穿着还是机场秀,都向Dior“示好”良久,同理,倪妮机场秀中不乏Gucci,刘诗诗机场秀中Chanel也占比较高。


高奢代言的加身,对女明星来说意味的不止是光坏。与品牌建立合作后,为明星出席活动的礼服供给提供了很大便利,此外,明星还可以由品牌牵线参加各大国际活动。


“时尚人设”的打造,对女明星在时尚圈的资源获取也有很大助力。目前,在国内五大刊《VOGUE 服饰与美容》《ELLE 世界服装之苑》《Harper’s BAZAAR 时尚巴莎》《COSMOPOLITAN 时尚》《Marie Claire 嘉人》中,杨幂在登上《VOGUE ME》封面之后已有“准满贯”之势,而倪妮虽然商业价值偏低,却也和Angelababy一样,都已经解锁了四大刊。



所以,如果能站稳“时尚人设”,对于女明星来说可谓百利而无一害。今年来,“新四小花旦”中一向曝光度并不高的刘诗诗,机场照和街拍照都开始增多,目的不言而喻。


毕竟近一年来,90后的周冬雨拿下了Burberry、古力娜扎拿下了Fendi、迪丽热巴也拿下了Dolce&Gabbana,长江后浪推前浪,目前手握的代言只有Chanel彩妆中国区代言人的刘诗诗,压迫感估计并不低。


明星涌入小红书带货

垂直社区更利于明星塑造人设


一众小花在“时尚人设”上厮杀的时候,有的女明星开始将目光瞄向了小红书,同理,这种“社区带货”也并不简单。以今年入驻小红书后,在社交网络上引发的讨论度较高的范冰冰、林允、张雨绮为例进行分析。


贴着“星女郎”标签出道的林允,是曾经扛起《美人鱼》33亿多票房的女主角,和倪妮一样,起跑线很高,但林允却缺了几分运气。爆火后,林允迅速被媒体挖出一堆“黑料”,国民好感度直线下降,但在今年,其却凭借小红书“洗白”了。


目前,林允的小红书粉丝达到了719万,作为对比,范冰冰在小红书上的粉丝为1000万,由此可见林允在小红书上的受欢迎程度。在小红书上,林允的简介是“工作之余,关于逛吃逛吃的日常”,分享内容从护肤、护发,到彩妆以及日常用品,无所不涉及,且视频风格逗趣,俨然一个“邻家女孩”形象。



小红书的人气,使得林允在CBNData发布的《2018年第一季度明星消费影响力品类榜-美妆榜》上跃居第三,仅次于范冰冰和贾乃亮。除了消费影响力的上涨,林允的国民好感度也在提升,社交网络上,很多女生称因小红书被林允圈粉,并对她做出了耿直、活泼、可爱等的正面评价。


与林允带货的平价路线相比,同为“星女郎”的张雨绮在小红书上走的却是“奢侈风”,她在小红书上除了推荐爱马仕和LV的包,更是向粉丝安利钻石,被称“千颂伊本伊”。很多网友认为,张雨绮分享的才是真正的女明星日常。



其实,不管是林允的“邻家”还是张雨绮的“奢侈”,都很好地塑造了“真实感”。近两年,明星人设一词开始流行,但人设中最为圈粉的,无疑就是真性情,男明星中的雷佳音和潘粤明也是因此“出圈”。真性情人设的优势就在于接地气,故而不容易崩塌。对比靳东“知识分子”的高端人设,只因一条微博的BUG便迅速崩塌。


不仅是小红书,越来越多的明星开始涌向垂直社区,比如B站、抖音,豆瓣等平台。这也是因为,在巨大的舆论旋涡中,现在的明星微博账号内容越发的“机械化”,分享最多的内容无非就是行程、宣传、圈内互动,缺乏人情味。所以,宽容度较高的垂直社区,其实更利于明星人设的塑造。


谈起小红书带货,自然是离不开范冰冰的。在年初入驻小红书后,范冰冰迄今为止在小红书上发表了53篇文章,其安利的产品也带动了多次“断货潮”。1月份,范冰冰推荐的pdc酒粕面膜在当月销量上涨了750%,带货能力惊人。



女明星的小红书带货背后,每个人都有着自己的考量。林允的目的是赚得好感度,张雨绮除了人设塑造,或许也有向品牌“示好”之意,但对已经拿到LV、卡地亚等大牌代言的范冰冰来说,已经没必要拼尽全力与小花厮杀,“范爷”之后,她也不需要再费力打造人设,范冰冰的带货江湖,其实是在为自己的电商事业铺路。


今年3月,范冰冰带着自己创办的美妆品牌FANBEAUTY正式入驻天猫。FANBEAUTY的天猫旗舰店上线的18款产品中,只有一款保湿凝胶的价格在百元左右,其他均在千元之上,最高价的家用射频电子美容仪价格达到4098元。FANBEAUTY上,销量最高的是2399的美容仪,总销量已经超过了万台。



虽然有人吐槽范冰冰在小红书上安利“百元产品”,转身做起电商兜售“千元产品”,是对“贫民窟女孩的侮辱”,但是范冰冰在小红书上形成的粉丝粘度,确实很好地转化成了购买力,推动了她自创品牌的销量。


其实,不管是利用“时尚人设”转变口碑的高圆圆、还是现在机场拼搏的“新四小花旦”,亦或是在小红书上勤奋更新的女明星们,她们的带货目的从来都不简单。从示好品牌到塑造人设再到商业铺路,女明星们的带货背后,都是江湖。


这是我们的第22次推送,希望你会喜欢~

扫码关注了解一下??